陌尘

虐情爱好者(?

不愧是我童年最爱的BG!

【摩尔庄园乙女】当你被搭讪 (1)

内含:RK/瑞琪/洛克/大力/凯文/杰西/艾尔/尼克 

✨️此处是RK、瑞琪、洛克、大力专场!


【RK】

午后阳光正好,你拉着RK上街走了一遭。这时候的淘淘乐街恰好举行大拍卖活动,因此你和RK两人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购物袋,简直快要淹没你俩的双臂。


RK一向对购物不感兴趣,因此不等你逛遍整个淘淘乐街,他已经找了张长椅坐下宣告罢工。与他呆坐在长椅上,你隔三差五就求他一回,可惜RK还是不肯搭理你,最后你只好认命的随他回家。

  

受到手上重物的影响,你远远落在RK之后,每走个几步就得停下来喘上一会儿,正当你重新提起袋子要往前走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羞赧的询问:“请、请问滑雪场该怎么走?”


陌生男子冲着你羞涩一笑,你毫不犹豫地就要给他带路。那男子看你东西多,于是先提议要替你把东西提回家。不过没走多久,你们俩就迎面撞上一人,而你也被拉到一旁。

  

“看来庄园里的闲人还真是不少,您找我女朋友有何贵干?”

  

你一听见这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即使话里用的是敬词,但在你听来却潜藏着十分危险的气息。


“打扰了,我、我想向这位姑娘打听打听滑雪场的位置……”那陌生男子说着,语气不禁虚了几分,有些无助地看向你。

  

“那您不该往这里走,还请您自行参考路标。”RK话才说完,便牵起你的手往家里走去。你愣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没事别给人家乱指路,雪山分明是往我们这儿走!”

  

RK听完,只是笑笑:“路上到处是路标,他干嘛非要找你?再迟钝也该有个限度。”


【瑞琪】

难得瑞琪休假,于是你与他相约某个周末一块儿去神秘湖散心。这时正值盛夏,水上活动尤其兴盛,因此你没有多想,就决定拉着瑞琪一起报名独木舟活动。


说来惭愧,其实你没有半点儿独木舟的经验,但一方面又贪新鲜,所以拒绝瑞琪陪伴,想等一旁的小姐姐教完目前的旅客后再请她带带自己。


你独自一人在沙滩上坐了几分钟,看小姐姐那儿始终没有要结束的迹象,不禁有些郁闷。在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忽然一个男子向你走来,手里擎着两只划桨:“小姑娘,你这是在等别的教练对么?要不由我带你玩一回吧?”


艳阳之下,男子胸前的教练证反射出点点精光,你看了一眼还待在远方的小姐姐,心想她恐怕还要再一会儿才有时间,于是答应了。


你才刚起身,瑞琪已经从不远处的吧台走了过来;见对方还想搭上你的肩带你离开,他便快一步上前牵起你的手,露出一抹和煦微笑:“我有点儿不放心我的女朋友,可以让我和你们一起吗?”


男子听瑞琪这么一说,不禁有些汗颜,只是陪笑着带你俩去准备区,再也没和你多说一句话。


回家路上,你看瑞琪似乎不在意独木舟的事,于是开口问道:“我那会儿被搭讪,你不生气么?”而瑞琪只是微微一笑:“生气,气得想把他抓到训练营,好好告诉他什么是骑士礼仪。”


“不过,就算别人再怎么接近你,你也不会轻易和他们暧昧不清的,对吗?”


【洛克】

年假第一天,洛克终于能在早上和你来个简单的小约会。这天,你和洛克起了大早,一块儿上街买早点,由于吃完早饭后还要跟着洛克一起参加新年庆典,因此你今天的穿着十分讲究。


就在餐点做好后,你起身要找店里的小哥结账,当你一走到小哥面前,小哥便直勾勾地打量着你。你见他没有半点儿要递早点给你的意思,便问道:“请问……餐点有什么问题么?”


“啊,不不不!我就是看姑娘穿这身衣服挺好看的,是模特儿么?”


虽然你在街上已经遇到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况,但买个早点也能遇到这种事,还是让你觉得有些莫名,不过你还是很礼貌的微笑:“不是,我只是城堡里的行政助理。”


“原来如此,那您平时很忙吧?要不咱俩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以后您赶时间就直接告诉我想吃些什么,来了就能取餐啦。”语毕,只见对方已经拿起手机,点开了二维码。


你还在脑中飞快的思考该怎么礼貌的拒绝对方,同时却鬼使神差的拿出了手机。当你要开口时,手里的手机却已经被拿走了。


“结个账怎么会这么久?我们时间不多。”这时你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跟着洛克离开早餐店一段距离了。


“吃个早饭而已,不必穿得这么好看。”洛克说道,你的脸上随即浮现狡黠的笑意:“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亲爱的行政官。”


洛克干咳几声:“我是说,别让别人透过和你交换联系方式,得到打听皇室机密的机会。”


【大力】

新年伊始,大力决定带着你到淘淘乐街挑几身新衣,不过你对穿搭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概念,还是在和大力交往后才开始想对自己的外表做些改变。


你从一众衣服里挑了一件长裙拿到全身镜前打量,即便你对手里的衣服有点儿心动,却不太好意思试穿看看,唯恐自己穿起来不够好看。此时一位男客人突然上前替你调整一下有些驼背的站姿,再接过你手里的长裙在你身上对比了一下,接着笑道:“这件裙子挺适合你的,真的不考虑买下来么?”


“谢、谢谢……但------”


“哎呀,没事的。”不等你说完,对方便打断了你,又自顾自道:“还是你有特别喜欢的衣服类型?我给你找找。”


你还来不及回应那位客人,客人已经仔细地替你挑选起衣服来,于是你无助的看向大力。等到那男客人一上前与你搭话,大力随即喊道:“我的女朋友可不差这些衣服。”


那位客人愣了一下,看了看你,又看看大力,而大力不慌不忙的走到你身边一把将你拥住,笑道:“顺带一提,我女朋友穿什么都好看,就不劳烦你在购物之余花时间给她挑衣服了。”

一直很喜欢庄园的花瓣雨,忒浪漫

闲来无事摸个置顶🙂🙂


INFP 4w5

平平无奇中文系女子,刀子精一只

性格不算太差,也挺好相处,基本上不生气不做杠精,但意外的很容易哭,还轻微社恐😂😂


关注的圈子:

摩尔庄园/魔道祖师/文豪野犬/墨魂/古风


本命💓:

摩尔庄园:瑞琪

魔道祖师:江澄

文豪野犬:芥川龙之介


比较少磕CP,不过挺喜欢摩尔庄园瑞么R瑞政教

目前也在摩尔乙女里游水😊


萌:

凄美师生恋/僧俗恋、双向救赎文、白月光、养成系、虐文(?)

雷:

ABO文学、霸道总裁文、玛丽苏角色


“我们本来是两行平行的脚印,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交集。却因为因缘,重叠在了一起。”


请大家多多指教(*¯︶¯*)

T:形容一下你心中的完美男主?

高冷、病弱、忧郁气息又专情!!

【摩尔庄园乙女】他的欲

内含:瑞琪/凯文/克劳/洛克/RK/大力


【瑞琪】

夜阑人静,房外月光透过半掩着纱帘的窗户映照进屋里,在褐色木纹铺成的地面上打出一层白色的薄霜。


此时此刻,瑞琪身穿棕榈色的睡衣,跪坐在床铺上,愣愣地看着穿上一袭半透明白纱长裙,笑着躺在床上的你,咽了口口水。


“……你别这样,我……很为难。”瑞琪说着,一边把头撇向一旁。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这是身为骑士最基本的礼节,不能忘!


看他扭捏的模样,你的笑意更深,一把揽住他的脖颈,在他唇畔狠狠亲了一口。


“唔!”像是触到了电流般,瑞琪的身体一颤,下意识地推开你。


“瑞琪团长,这事儿很简单的……”你用着极具蛊惑力的嗓音说道,又把他的头部揽到自己的颈窝间,顺带抚过他那一头在月光下闪灿的金发。


许久之后。


“……还,舒服么?”他道,唇畔只微微离开你的肩头,依然红着脸不敢看向你。


【凯文】

你身上裹着滑雪专用的紧身衣,不明所以地被他压在床头上,面上冷汗直流,与他以三公分的距离相互对视着。


“唔,凯文老师……这身衣服有点儿热……不可以换一件么?”


凯文轻轻地将你眼前的发丝撩到耳后,诡谲一笑:“没得谈,你穿这件特好看。”


什么跟什么啊……不就是馋你身上的线条么。衣服这么紧,那曲线,穿与不穿都一样明显,你不懂凯文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癖好。


“行了,别闹了,我要睡觉!”你推搡着凯文,准备下床换上睡衣,怎知道凯文一个使劲,按着你的肩头把你从床头压到床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扒拉下你身后的拉链,转眼之间,你晶莹雪白的肌肤便展露在他眼前。


“嗯,很好看。”凯文伸出手指在你的胸口画了好几个圈,暧昧的眼神从你的胸前溜进你的眼中。


“这……你干什么!”你垂眼看向在他面前展露无遗的胸口,红着脸呵斥道。


凯文忽然逼近你,满眼笑意:“记着,这套衣服只能穿给我看哦。”


【克劳】

跟着克劳,其实还是有点儿辛苦的。


这天,克劳一如往常待在礼堂中,你闲着没事干,就晃进礼堂里了。


“克劳神父,今晚可以么?”你扯着他的红色领子,晃着身子问道。


“不行。”一声简洁有力的回答。


你垂头丧气地走到一旁随意挑了本书想转移注意力,只是坐不到十分钟,心底又犯痒了。


“可是神父,我想要……穿着衣服也成,绝对不碰你的皮肤!”你把下巴支在仪式台上,望着他的眼神楚楚可怜。


“不要。”


“那我就硬上了!”你扒拉着他的脖颈,正要亲上去,就被一本厚厚的,带着陈年书香味的书皮狠狠贴上嘴巴。


“唔?”你原本闭上的双眼忽然睁开,眼神透过书本上沿与克劳对视。


“这本书没抄上十来遍,就不准上我的床。”


【洛克】

夜已经深了,每日每日在庄园里奔波,实在把你累得不轻,加上最近总在博物岛上和庄园里来回,你每日一回家就敌不过睡意,睡的凶。


一如往常,洛克很晚很晚才归家,但好歹是把手边的工作告一段落了。也许是忙碌过后变得放松,身上各处感觉都特别明显--嗯,生理上的感觉也是一种感觉。


他一踏进家门,便急匆匆地想找你,但一见你躺在沙发上睡得酣,一时有点错愕。


也罢,还是不打扰你吧。洛克想,先把你抱进房里安顿好后就去沐浴了。


但是,在浴室里的短短十分钟,还是很难受啊!


换上了睡衣,洛克轻轻地坐在床沿边,喝了一口水后闭上眼睛抚平心绪。然而,不巧的是,你一个翻身,搂住了洛克挺得笔直的腰杆。


好不容易忍下来的冲动,因为你的行为而在洛克心中翻起滔天巨浪,他感到浑身在一瞬间变得燥热,拿起水杯就是一阵牛饮,随后把你推开,一个人拿出衣柜里的小毯子睡到沙发上去了。


他为自己的欲望感到羞耻,但又止不住地想像着肌肤相贴的温度,还有那一声声轻喘,个种个样的画面在脑海里冲撞。


简直太糟糕了,那种东西,果然碰也碰不得,一但破了防线,就回不去了。在渴望与抗拒的双重夹击下,洛克的精神渐渐疲惫,睡了一场不怎么安稳的觉。


隔天,你到客厅用早饭的时候,已经不见洛克的踪影了。但你突兀的发现,沙发上的小毯子底下,压着一条白色毛巾……


【RK】

周围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


古堡遗迹里,你的身子紧紧贴着布满裂痕的砖墙,不仅看不清周围的景物,连大腿上都传来被膝盖抵住的钝痛感。


“RK……你轻点,我疼。”在彼此相互交换的吐息中,你趁着接吻的间隙,艰难地吐出这一句话。


“……”


RK沉默地看了你一眼,随即把你肩头的袖子拉开,脸颊深深地埋在你的肩窝里。除了被RK乌黑的发丝扎得痒外,你的肩头毫无预兆地传来痛楚。


你觉得RK今天特别奇怪,突然变得这样无法把持,直教你心底有些发慌。


“RK,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感受到他原本抚在你腰间的手就要往更下方探去,你赶紧空出一只手,与他下方的手十指交扣,阻止他逾举的行为;另一只手则是抵在胸前,一边防着自己胸前的伤口被碰疼,一边避免他出现更疯狂的举动。


他还是不说话,趁你想要开口说话的间隙,猝不及防给了你一个更加深入的吻,你一边推挤着他,一边设法挣脱,但他却像不怕疼似的,不断用那带了伤的膝头压迫你的腿部。


“RK……你膝上的伤,又裂开了……”你说,放开了与他十指交扣的手,随意从怀里掏出手帕替他止血。


你故意压得很用力,RK的膝头一时疼得无力,往后跌坐在地。你松了一口气,同样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卷起裤脚和袖口查看自己的伤势。不少伤口都在刚才的推挤下冒出点点猩红,让你很是无奈。


“RK,你为……”


话都还没说完,你就被他拥入怀里了。感受着彼此脸颊相贴的温度,你仿佛能透过肌肤感受到他此刻心底的悲恸。


你们身上都带了伤。为了救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曾经叱咤庄园的天才摩尔。


【大力】

这也许是你遇过最最奇怪的场面。


偌大的房间里,放着悠扬的圆舞曲,但此时此刻你们不是在地面上踏着小碎步转圈儿,而是两两倚靠在床头前。


大力手里拿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盛着暗红色泽的葡萄酒。他看着是很惬意,但你躺在他身侧,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那个……大力老闆,我们等等做些什么?”你弱弱的问道。


“哦,我们家小姑娘想做些什么?”他笑着问道,轻啜一口红酒,顺了顺你那一头及腰的长发。


你看了看他身上的浴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材质上佳的睡裙,心里莫名有不好的预感。


别问为什么大早上的不下床不换衣服,当然是因为--因为老闆不给下床啊!!


“我们……或许可以去淘淘乐街视察?”你说,微微挪动身体,准备下床。


大力轻笑,冷不防丢了一句话:“平时不是最讨厌晒太阳么?我看今日天气好,还是别去了吧?”


“但是……”

“嗯?”


大力调笑完,仰头喝干了手里的葡萄酒。此时的他,大概已经有些微醺。他一个翻身,将你压在身下,淡淡的酒香从他身上缓缓飘来,光是闻着就让人醺然欲醉。


“嗯,依旧是块完璧呢。”他笑言,染上酒香的手指轻轻划过你的脸庞,又接着道:“像你这般单纯的姑娘还是别碰商业吧,别让那些幕后的算计玷污了你的纯洁。”


你听不明白他的意思,才想开口,又被他用食指抵住双唇:“商业场上那些人……也都不许碰你。”


他轻轻解开浴袍,一股脑儿地投入心底那片白月光的温柔。


而那双因微醺而迷茫的双眼,似乎蒙上了一层令人琢磨不透的心绪。

【12:00】等你回来(克劳×你)

算是……半个养成系?


参考了一点点手游庄园的轮回设定,十四岁,和十四年一次的轮回。


文中共有两条不一致的时间线!虽然读起来会很怪,但记住!!一直读下去就对了!!


然后,很高兴可以赶上这次除夕24h活动!祝大家新春愉快,吃粮愉快~

-----

正文: 


早晨,满庄园降下天鹅绒般的细雪。白雪纷飞,无声地掩盖住街上的一草一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之中,素来热闹的早市难得少了人迹,单凭着爱心礼堂窗前透出的那一点点暖黄灯光,还有礼堂里一声声稚嫩甜腻的嗓音,就足以为原来宁静的街区添上几分生气。


“神父神父!你看这只窗花贴在这儿好不好看?”

“神父,你看这副对联要贴在哪儿呢?”

“神父,你看这只虎娃娃,放在仪式台上多神气!”


仿佛是在回应你的询问,风雪急急地敲打着窗棂。克劳一边在窗前加固锁头,一边看着你拿着春节的玩意儿在礼堂里上蹿下跳,他只是笑着无奈摇头。礼堂作为西方宗教的象征,他本不打算在里头多做什么春节装饰,但看见你布置得似乎还挺开心,索性就由着你了。


此时,厨房里传来轰轰轰的炒火声。香味四溢,浓浓的奶香飘散在空气当中,令人垂涎。

-----  

过了正午十二点,日光微微西斜,街区里已经没了降雪的迹象。苍茫的天际层云密布,阳光穿透云霭为大地带来些许暖意,街上人潮略多了一些,都是为准备今晚的丰盛大餐而来。  


窗外时有几声孩童的笑闹,搅扰了你的清梦。你缓缓睁眼,一袭由雪白绸缎织就而成的长袍猛然撞入你的眼帘,一如窗外未化的白雪,却又多了几分圣洁。红色领巾随着白袍者的一举一动轻轻摆荡,使得衣物间迸发出的百合清香愈发浓郁。你深深吸上一口气,忍不住用鼻子往那温暖的腰腹一蹭。


“醒来了?”一声轻柔的笑语自上方传来,你从白色的衣料间偷眼往上一看,就见克劳低头望着你,笑得温柔。


你轻抚着他抚在你脸上的手,撒娇似的在他指尖上轻啄一口,又把那在寒冬中还留着一些余温的大掌覆在脸上蹭了蹭:“神父,外面雪停了,我想出去转转。”


克劳闻言,缓缓阖上手中的书本,揉揉你那睡乱了的长发:“你这丫头,真是一刻都静不下来,赶紧去整理整理。”


此时,米勒才刚把做好的年夜饭端上桌,新制成的菜肴上方还腾腾冒着热气,氤氲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

----- 

暮色向晚,阳光褪去耀目的光芒,只留下橘红色的浑圆模样,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在山峦间隐去身形。


气温慢慢下降,天又飘下细细的白雪。比起早晨,即将入夜的时刻总会多添一些寒意。你悄悄地把一只手藏在克劳大衣的口袋中,与他并肩走在淘淘乐街的大道上。


“神父,今年我还有没有压岁钱可以拿呀?”你说着,把下巴抵在克劳的肩头上,一边拿藏在克劳口袋里的手晃呀晃的。在你手中一只毛茸茸的玩意儿扭动起身躯,似乎是在对你不安分的右手发出抗议,焦躁地发出“吱吱”的声响。克劳低头望向口袋,你顺手用手指往口袋里那个家伙的嘴巴上一堵。


“什么声音?”克劳问道,抬起手就要往口袋里边探去。你赶忙挡住他的手,出声转移他的注意力:“神父,我这一年应该是长进了不少,红包总该加码一下吧?”


克劳听了,露出一抹诡谲的微笑:“我还没打算交出红包,你倒是先想着加码了?”


“唔。”你被克劳的话噎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拎起口袋里的玩意儿,把它递到克劳眼前:“看来冰激凌鼠终究是不值钱的喽,难得钓上这么一只,居然还换不到神父手上那少得可怜的摩尔豆……”


语毕,你又把手里的冰激凌鼠晃了晃,而那家伙早被你晃的晕头转向,无力挣扎。


“别晃了,再晃下去它会没命的。”克劳看着冰激凌鼠那因着摇晃而变得瘫软的身子,忍不住要伸手去接。你一个收手,把冰激凌鼠拎到自己的脸颊旁边,另一只手伸向克劳,调皮一笑:“银货两讫。”


克劳看你这副模样,笑着叹了口气,把沉甸甸的红包袋递到你手上:“都多大的摩尔了,还想着压岁钱呢。”


“也不过十四岁!”你说,却没看见克劳脸上忽然黯淡的神采。


此时,餐桌上饭菜半凉,桌边有细碎的交谈声,还有碗筷摆上木质圆桌的清脆声响。与热闹的餐桌相对,墙上那张相片孤零零的挂着,总归有几分不和谐。

-----  

入夜以后,风雪又大了几分。不过比起上午的冷清,整个街区在满街灯笼的映照下倒是热闹得多;除去灯笼之下的人声,天边也时有绚丽的烟花照亮天际,好一派繁华风景。


难得的新春佳节,见了外头的热闹,你便不甘心就这么安分地待在屋里。你随着克劳回到礼堂的某处小厢房,与洛克、么么、菩提、瑞琪、凯文一起用过年夜饭后,就跟着么么和凯文一路风风火火的爬上礼堂楼顶放烟花去了。


克劳挑着油灯,带着洛克等人尾随你们来到楼顶,在阁楼里安顿下来。菩提与瑞琪师生俩一挑好位置,立即摆了棋局开始对弈;洛克难得清闲,就站在阁楼外的阳台看着三个小辈嬉戏。而克劳一人独自闲坐着,视线时时刻刻追随着你的身影,眸中的光彩却恰似眼前的灯火般明灭不定。随着灯芯跳动,他眼里的你的身影,同样一闪,一灭,飘忽不定,仿佛顷刻间就会消逝。


不知道是被灯火闪得眼眶发痠;还是因为在心底强压着好几回眼看着女孩与身边亲友离自己而去的无力与迷茫,克劳没有多久便倦了,窝在微黄的灯光前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压在自己身上,只胡乱一摸,就摸到了一头柔顺的秀发。


“神父,你怎么不回房间里休息呢?”十四岁的小丫头身上还带着放过烟花后的淡淡烟硝味,白净的脸蛋上沾了一点儿灰。克劳在半梦半醒间掏出手帕为女孩抹去面上的尘灰,轻声道:“我--”


“叮叮--叮叮--”


忽然一阵门铃声从门边传来,克劳惊醒,面前女孩的天真笑颜随即消散。他愣愣地望向门前那道披上了墨绿色大衣的身影,以及他身旁戴着粉色斗篷的少女。


“克劳神父,您醒啦?”身着银色铠甲的青年跟在菩提身后,一手一样菜肴,从厨房里缓步走出,朗声问道。


“都多大年纪的摩尔了,下雪天窝在沙发里睡觉,还不晓得加个毯子么?”门前披着墨绿色大衣的身影嗔怪道。


克劳闻言,只是笑笑:“嗯,还比不得某摩尔,在下雪天外出办公时,居然忘了他那件尊贵的绿色大衣。”


在场每位摩尔闻言,都是一阵嘻笑,热络的气氛中,传来几声洛克突兀的干咳。


“嚯嚯嚯,大家还是赶紧上桌吃饭,就不等凯文那个毛小子了!”今晚的大掌厨笑道,把一锅热汤端上桌,招呼大伙儿围炉开饭。


克劳环顾餐桌一圈,除去凯文,每年年夜饭的固定班底全都到了,唯独少了那一个同么么一般稚嫩的小丫头。


热汤上方蒸汽氤氲,模糊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不过克劳还是清晰地在心中描摹起相框里的风景。


在一片开满百合花的花田里,一位十四岁的少女一袭水蓝色无袖连衣裙,一手压着头上的竹编帽子,一手捧着一簇沾了晨露的百合花,向着镜头露出明媚微笑。


十四年了,庄园又会迎来一次全新的洗牌。

我在等你回来。我亲爱的孩子。

-----

上一棒:@余晖下的豹子 

下一棒:@一如莱修 

可悲至极的恋情实现了,可惜夕阳已近黄昏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